亲属称失联华人柳安禹在巴黎去世 死因不明(图)

亲属称失联华人柳安禹在巴黎去世 死因不明(图)

【震惊!亲属称在法失联的柳安禹同学已在巴黎去世!】巴黎恐怖袭击后,柳安禹与家人失联。近日网上纷纷转发寻人启事,之前传闻他去荷兰旅游为谣传。北京时间昨晚11点,据其表姐透露,警方到他住处破门而入,发现他已死亡。死因等待法医鉴定,是否与恐袭有关目前无法判断。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