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少林武僧总教头否认举报释永信 称敬佩释正义

原少林武僧总教头否认举报释永信 称敬佩释正义

29名少林弟子集体指称,“释正义”就是释延鲁。对此,“释正义”在邮件中避而不答,释延鲁则矢口否认。面纱之后的“释正义”,是释延鲁,还是另有其人?被29名少林弟子指称的释延鲁,又是何许人也?

嵩山少林释延鲁武术学院官网上“校长简介”是这么描述他的:释延鲁法师,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武协副主席,《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武术总指导,少林寺武僧总教头。

昨天傍晚,新闻晨报记者致电少林寺武僧团,接电话的武僧告诉记者说,释延鲁早就不在少林寺武僧团了,“现在的他和我们少林寺没有关系”。至于“释正义”是否就是释延鲁,这名武僧表示不清楚。

在回复给晨报记者的邮件中,“释正义”对自己是否是释延鲁避而不答。而释延鲁昨天傍晚则明确向记者否认自己是“释正义”。“我不知道谁是‘释正义’,他们说我是‘释正义’,是诬蔑,毫无事实根据。我也不清楚为何会被当成‘靶子’,也不想辩解,只需要等公安机关查明谁是‘释正义’。不过‘释正义’这个人,我还是很敬佩他的。”

12年前,本报记者曾采访过释延鲁。2003年,我国启动“少林功夫”申遗。当年4月,本报记者前往少林寺采访释永信,但释永信外出,安排了弟子释延鲁接待记者。那时的释延鲁,身为少林寺武僧团总教头,身材魁梧,面相威严,言语不多,武僧们无不对他敬畏有加。他还从塔林里拉出一群少林弟子,在记者面前表演了飞檐走壁、少林童子功等绝技。

释延鲁,俗名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一个武术世家。其父和释永信相熟,便将他送到少林寺。为考验其诚心,释永信先把他派到一个小寺庙里苦修。白天砍柴烧饭,晚上苦读佛经,过得清苦又乏味。1年后,林清华离开。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林清华重返少林寺,师从长他5岁的释永信,取法名释延鲁。

或许继承了父辈的武术基因,释延鲁在少林寺很快成为禅武兼备的优秀武僧。1998年,他在加拿大多伦多世界武术大会上夺得金牌。同年,释永信创办少林寺武僧团,释延鲁担任武僧总教头。

在那几年里,释延鲁可谓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在方丈释永信接待官员、明星及外国政要的公开报道图片中,释延鲁经常出现在释永信的身旁。2008年7月25日,释延鲁还作为少林寺唯一的武僧代表参与了奥运圣火传递。

在释永信向国外推广少林品牌的过程中,释延鲁也曾是最为得力的助手之一。他常常率领武僧团出国访问表演。最为传奇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两个千金,也曾拜释延鲁为师,向他学习少林功夫。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郜艳敏需要感动还是需要尊严

郜艳敏,一个原本自身需要该被解救的对象,因为在被拐村庄当了一名山村教师,2006年她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2007年事迹被拍成电影,2013当选为最美乡村教师。评奖本身是没问题的,但一味地鼓励感动,而忽略个人尊严就让这些赋予她的荣耀有了颇具讽刺的意味。


该追求自由还是追求年薪百万

把时间填满了来换工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将不得不压缩自己的野蛮生长空间,你将不得不把手机调到24小时待命状态,等待上司心急火燎的召唤,你将不得不舍弃自己的业余爱好,你将不得不因为朝九晚五的坐班疲惫而把下班时间的自己塞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看书阅读。


是时候讨论未婚妈妈生育权了

目前,部分省份正在尝试着讨论将婚姻权与生育权脱钩的问题,其争论的激烈程度,也是相当激烈的。对这个看似局部的非主流问题的如何看的问题,已远远大于这个问题本身。如同这位未婚妈妈所说——“并非倡导未婚生育,只是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不该被社会歧视”。


中美两国未来如何更好地相处

回头看,最近五、六年来中美关系波动频繁、竞争明显上升,双方在具体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很容易上升为对对方整体战略意图的疑虑。究其根源在于,中美历史上形成的一些积极共识正遭受侵蚀,重新寻找并确立新“共识”,成为稳定未来中美关系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