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原上海黄浦书记周伟任太保副总裁 官方否认

传原上海黄浦书记周伟任太保副总裁 官方否认

保险业高管的整体动荡中,一向以稳健而著称的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太保”,601601)也未能幸免。统计资料显示,今年以来,中国太保旗下三公司—太保产险、长江养老和安信农险已经进行了换帅。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产险的换帅。国金证券分析师贺力直言不讳地表示,太保多年来的表现给人以稳健的印象,较大幅度人事调整并不多见,本次变更产险董事长超出市场预期。“这次变更体现出太保的管理体制正在发生变化,未来将更多以业绩为衡量标准,这一变化可能对太保集团以及太保各个子公司发生正面的积极影响。”

太保的高管变动或许仍未结束。上周末,市场传出的消息显示,因为踩踏事件被免职的原黄浦区委书记周伟将出任中国太保副总裁职务。但在3月8日,来自官方渠道的东方网刊发消息称:“东方网记者从上海市委组织部获悉,今年1月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周伟、彭崧同志,没有安排担任新的职务。”

而中国太保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公司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不过,中国太保内部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年前就传周伟来担任副总裁,至今为止尚未上任,同时也未见任命通知。

尽管传言未被证实,但在今年一系列的人事变动之后,中国太保一改稳健的姿态,其想要发力的意图跃然纸上。

产险换帅

近年来拖累公司业绩的太保产险,在原董事长吴宗敏执掌4年后迎来换帅。吴宗敏是自2011年2月起担任太保财险董事长,兼任中国太平洋保险(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前其于2007年担任太保财险总经理。

近期中国太保发布公告称,鉴于本公司控股子公司太保产险原董事长吴宗敏先生因工作安排需要提出辞职;同时,选举顾越先生为太保产险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根据相关监管要求,顾越先生的董事长任职资格须得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

资料显示,过去几年太保产险面临着与中国人保、平安财险的经营数据差距正在逐步扩大的局面。2009年,平安财险仅以42亿元的保费差距赶超太保财险,而到了2013年平安财险突破千亿、中国人保突破2000亿元大关之际,太保财险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仅816.13亿元。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4年年末,太保财险原保险保费收入928.37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2.3%,较上年下降0.3个百分点。而前两名中国人保和平安财险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2524.19亿元和1428.57亿元。

更让太保产险困扰的是综合成本率的大幅上升。国泰君安分析师赵湘怀表示,2007年至2013年太保产险市占率由11.2%上升至12.6%,综合成本率在2009-2012年持续大幅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但是近两年的增速和成本控制略低于行业平均和市场预期。

“近年来太保产险综合成本率承压较大,与同业比,2014 年中期人保和平安综合成本率为94.4%,太保为99.5%,相对竞争对手有差距,且从数据来看,太保产险2014 年综合成本率可能会突破100%。太保产险成为整个太保集团较为薄弱的方面。”贺立表示。

接任吴宗敏的是顾越。资料显示,顾越现任中国太保常务副总裁。早年,其从上海市统计局到中国太保之后,曾担任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苏州分公司及南京分公司总经理。

周伟加盟传言

除了产险外,中国太保于2014年收入囊中的专业农险公司安信农险,也迎来了新一届管理层。2月15日,保监会核准宋建国担任安信农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同时核准任职资格的还有公司总经理乔中兴等。

不过,最为市场所关注的则是在上周末传出的一则人事变动信息。上周末网上流传原黄浦区区委书记周伟将加盟中国太保,担任副总裁职务。

此前,根据上海市纪委的通告,在上海发生踩踏事件当晚,“周伟等人公款吃喝,违反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纪检监察机关依据有关规定,对相关人员予以党纪政纪处分。其中,周伟、彭崧、吴成因对外滩拥挤踩踏事件负有相应责任,一并处理”。周伟因此而被撤销黄浦区委书记职务。

资料显示,周伟生于1965年8月,先后任市政府研究室城市发展处处长、政策调研处处长,市政府研究室副巡视员,市委研究室副主任、市政府研究室主任,黄浦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区长、区长,黄浦区、卢湾区“撤二建一”联合党委副书记,黄浦区委副书记、区长、区政府党组书记等职。

令人意外的是,东方在星期天早上发布消息称,“东方网记者从上海市委组织部获悉,今年1月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周伟、彭崧同志,没有安排担任新的职务”。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上海方面通告东方网在周日出面否认,或许意味着周伟暂时将不会出任中国太保副总裁的职务。

 


日本人有多么迷信血型?

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日本人对此抱肯定态度,相信血型会决定性格。在日本需要填写的各种各种繁多的表格中,有大约85%的表格中印有需填写血型的空栏。可见,这日本人不光是关心自己的血型,更习惯通过血型判断别人的性格。


经费剩千亿与不能穷教育

可以肯定的是,在“教育剩千亿预算”的现实与“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之间,一直有一个很长的距离,这个距离就是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那段距离,这个距离也正是政府大楼越建越豪华、公车改革步伐缓慢以及乡村小学校舍及桌椅很寒碜及校车难以普及之间的距离。


央企高管说起薪酬为羞答答

改革要进入“深水区”,要“啃下”更多的硬骨头,关键也就是要真正敢于碰触既得利益。从这个意义讲,央企高管在薪酬方面到现在都依然无法说清楚,经受不住公平和正义的考量,这也完全可以作为分析相关领域改革为何令人遗憾的一个重要切口。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